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邮币卡电子盘江湖

2018-10-11    来源:法治周末

邮币卡收藏风光不再,上海卢工市场门庭冷清。 视觉中国


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涉嫌市场价格操纵,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者利益,亟需予以清理整治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被整顿停盘一年多的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又称邮币卡电子交易平台)何时恢复交易,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不过,众多邮币卡投资者反映称,为规避国内清理整顿和监管,在今年3月,已有文交所将邮币卡电子盘业务转移到了香港交易。

“注册在香港的文交所,采取的仍是国家明令禁止的T+0、连续集中竞价、电子撮合等交易模式。”朱文(化名)在去年成为文交所邮币卡被“割韭菜”一族后,一直关注着文交所的动态。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文交所的注册地虽然在香港,但他们只为内地投资者提供电子盘交易服务,而向人们首先推荐香港文交所的,仍是内地的文交所或文交所的股东们。此外,香港文交所也在内地招收代理商和会员单位,他们存储现货的仓库亦设在内地。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香港交易,意味着逃避了监管,为继续上演“割韭菜”大戏提供了便利。


操纵价格涉嫌诈骗


“近一个时期,部分交易场所违规行为死灰复燃,而且违法违规手法花样百出,问题和风险隐患依然较大。”2017年1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清整联席会议)在部署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时指出,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涉嫌市场价格操纵,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者利益,亟需予以清理整治。

在清整联席会议开展“回头看”前夕,河北滨海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又称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的会员单位——浙江华恩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涉嫌诈骗,于2016年12月29日被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一举端掉,抓获嫌疑人392人,冻结平台账户资金10.2亿元,实际受害者超4.5万人。

滨海大宗曾一度为全国交易量最大的邮币卡交易平台。此案成为揭开文交所邮币卡乱象的第一案。

5月21日,在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特大邮币卡类电信诈骗案中,因涉嫌价格操纵、欺诈误导投资者,涉案的64名被告人以诈骗罪被定罪量刑。

经庭审披露,64名涉案人员为河南省远洋恒利艺术品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远洋恒利)的会员单位——南京瑞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瑞炎”)的业务员。

据涉案人员供述:业务员进公司后经理会给每人一个虚假身份,注册几个微信账号,通过搜索手机号不断添加陌生人为好友,将自己虚构成异性,聊天熟悉后再一步步引导其炒邮币卡。

南京瑞炎利用河南远洋恒利提供的后台账户和庄家优势,控制邮票价格涨跌及交易量,把邮票价格从几元炒到几百元,等投资者投入大量资金后,该公司就大量卖出,投资者只能看着邮票一天天跌停。

跌停期间,业务员会安慰投资者称后期还会涨上来。然而到最后,大多数投资者都亏的血本无归。

绍兴中级法院指出,上述被告操纵邮票价格,疯狂掠夺客户财产,让被害人陷入投资失败的错误认识后,处分被害人财产,构成诈骗罪。

随着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持续展开,交易所违规违法现象在各地亦是集中爆发。


年年被清理整顿


南京文交所在2011年首创邮币卡电子盘后,将这种仅限于玩家在线下交易的收藏品,搬到了线上交易,让其变成一种大众投资的“理财产品”。

全国各地文交所如雨后春笋,纷纷效仿南京文交所,开通邮币卡现货线上交易平台。

由于邮币卡线上交易规则与股票类似,很快让文交所进入一个繁荣期。但因其类证券化交易模式和T+0交易等乱象,遭到清整联席会议的连年整顿。

根据国务院38号文和国务院办公厅37号文规定:除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即T+5交易模式);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

“国务院虽然有明确的交易规定,但大多数交易所并没有按照上述规定执行,而是采取集中连续竞价、电子撮合,T+0(一天内多次买卖交易)等与上述规定相违背的交易模式,随意操纵线上邮币卡价格的涨跌,将邮币卡电子盘变成了一个‘修罗场’,而被‘割韭菜’的终归是我们投资者。”朱文在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经不住投资邮币卡稳赚不赔的诱惑宣传,前后投入1000万元在线上购买邮票,直至2017年7月,亏损800万元左右。

歌手李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于2016年1月在北京文交所福丽特邮币卡交易平台上花410多万元买入两支邮票后,到现在为止分文未收。

为了统筹协调清理整顿违法证券期货交易工作,督导建立对各类交易场所和交易产品的规范管理制度,国务院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从2012年至2015年,清整联席会议对各类交易所进行了持续的清理整顿和检查验收工作。

但2017年1月,清整联席会议又开展了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称: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半年“回头看”的集中整治,并没有给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带来好消息,而是各地的文交所电子盘无期限的停业整顿。


转战香港


今年3月20日,清整联席会议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后续工作会议,在提出“严防死灰复燃”的工作部署后,大多数文交所纷纷选择了转型,曾经“繁荣”一时的邮币卡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与此同时,一则“国际文交所与南京文交所、金网艺购合作,后期会把南京(文交所)持仓转至国际文交所,在香港T+0”的消息迅速传开。

这则由南京文交所一经纪商在朋友圈发布的邮币卡转仓消息,得到了多名投资者的证实。

根据中国国际文化产权交易所(即国际文交所)的官网介绍,该公司的注册地为香港湾仔区骆克道89号中汇大厦14楼1401室。

3月17日,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在官网上发布公告称:“本中心于2017年9月9日与‘金网艺购’开展业务合作,目前,从本中心提取实物藏品至‘金网艺购’的业务已实现常态化办理。”

3月19日,南京金网艺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金网艺购)与国际文交所同时发布了“达成业务合作的公告”。

根据上述三家公司公布的信息显示:南京文交所的邮币卡客户可以使用原账号、原密码、免注册,通过金网艺购直接提货转仓到国际文交所。

同时,金网艺购和各代理商还连续推出“开户送好礼”“开户配送原始票”等活动。

当记者试图在国际文交所官网上开户时发现,国际文交所的注册地虽然在香港,但开户申请表中却用红色字体标注着,“暂时只支持大陆公民开户”。而根据交易规则,遇到纠纷要按照香港法律处理。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得知,南京文交所与金网艺购的股东层级虽然较多,但南京文交所的核心成员(包括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监事等)都分别出现在两公司不同层级的股东成员中。

而作为国际文交所合作的第三方藏品托管公司——中藏仓储有限公司,亦有南京文交所多位核心成员是其股东。

据媒体报道,国际文交所也为南京文交所投资人所成立。

国际文交所官网显示,除了从南京文交所、金网艺购商城提货转仓过去的藏品外,该所还挂有其他种类的邮票在电子盘上交易,所收手续费与以前内地文交所一样,为1.5‰,双向收费。仅9月21日的交易额为1.23余亿港元。

“目前,南京文交所只是名义上让投资者转仓到香港,其实在香港那边还是原班人马在经营运作。在香港依然采用T+0交易模式,这是要继续‘割内地人韭菜’。”朱文面对转仓到香港的利好消息,表示极大的怀疑。

事实上,提供转仓到香港交易的文交所并非国际文交所一家。

自2017年6月30日,各地文交所陆续停盘后,有多家香港的文交所开始进军内地邮币卡市场。

在此期间,香港的文交所依托内地的文交所和服务平台大量招揽客户与代理商。这其中就包括香港大公文交所、中国邮币卡交易所有限公司香港国际艺术品交易平台等。

“曾经在内地上演的‘割韭菜’手法,被照搬到了香港。”2017年下半年,陈文(化名)在香港大公文交所亏了40多万元。


邮币卡的那些亏损者


“地方人民政府应压实交易场所、分支机构、发售人、庄家等非法获利方责任,最大限度追赃挽损,稳妥化解邮币卡类交易场所风险。”2017年8月2日,清整联席会议在“回头看”会议中要求。

朱文一直希望通过公安机关立案,追回损失。

自2017年6月,其多次向公安机关报案,称所有的邮票交易都是工作人员私自操作完成,要求公安机关调取交易IP地址予以证明。

“公安一直不立案,我也想过到法院去起诉。但当看到其他投资者在法院不是败诉、就是法院不立案、有的是赢了官司要不到钱,便放弃了同样艰难的诉讼之路。”朱文告诉记者。

江苏南通市的袁青(化名),在投资邮币卡亏损后,以邮币卡投资合同纠纷起诉南京文交所等单位,但因管辖权异议,经一审、二审、重审、终审,历时7个多月才确定案件管辖地。

在谈到对案件有几分胜算时,袁青一脸茫然,明显没有了当初起诉时的豪气。

歌手李琛,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北交所)福丽特平台购买的410多万元生肖虎票”和1683枚“南极条约”,明明是可以亏点钱卖出的,但代理商北京普惠众赢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联系上他,称如果愿意签署“锁仓协议”,半年后可以溢价回购,不仅可以补平损失,还有一定盈利。于是,他就签了《自愿锁仓合作协议》。

半年到期后,上述两只邮票价格暴跌,北京普惠众赢亦拒绝回购。

一位邮币卡资深玩家称,在邮币卡电子盘游戏中,这份锁仓协议就是利诱被套的投资者停止交易,以避免价格大跌。

2017年2月27日,北交所福丽特邮币交易平台发布公告称:近期,平台收到部分投资人对北京普惠众赢进行投诉,投诉内容涉及违法犯罪等内容,平台已将此事向公安机关报备。

李琛告诉记者,像他这样被骗锁仓的有3000余人。他向公安机关报过案,但未立案。其中有受害者起诉过北京普惠众赢,法院判决北京普惠众赢支付回购款的诉讼请求,但至今没拿回一分钱。

记者经过梳理统计,在邮币卡亏损者中挽回损失的寥寥无几。

一边是在为挽回损失奔波的投资者,一边是转仓到香港继续交易的邮币卡。朱文、李琛们感到了迷茫,他们不知这电子盘中的邮币卡究竟价值几何?

一位集邮专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邮币卡电子盘的火爆很难长久,与其严重背离了实物价值有关。文物级的邮票确实有很高的价值,但是集邮是文化行为,集邮者不会批量买入一模一样的邮票谋求短期增值。“在这些文交所已经看不到文化和艺术价值,只剩下符号和钱,它们不可能为集邮者服务。集邮和炒邮是两个圈子,集邮者不会介入文交所。”这位专家称。


(责任编辑:huangyuhe)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