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湖南浏阳:建养猪场成了“政治任务”之后

2018-08-09    来源:法治周末


养猪场旁边的一个池塘已被污染,池水发黑。  刘希平 摄


1533654439158020686.jpg

村民手书证言,证明未曾参与过环评调查。资料图



当修建大型养猪场成了当地的“政治任务”后,当地对养猪场的建设开始“一路绿灯”,不仅可以未批先建,就连数万元的环保罚款,多年来也一直停留在纸上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浏阳

发黑的荷塘池水、深埋的排污管道,一张张照片令人触目惊心……近日,一篇题为《浏阳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建大型养猪场》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中疯传。

文章称,在湖南省浏阳市淳口镇鹤源居委会西山组有一个大型养猪场,修建在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域内,肆意排污,导致当地的地下水和空气都受到了污染。文章还称,为保护养猪场,当地政府还拆除了“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标牌。

一级水源保护区内缘何能建大型养猪场?这家大型养猪场是否对当地环境造成了污染?发展企业和保护百姓的生存环境,到底孰轻孰重?为了解真相,法治周末记者近日赶赴浏阳市进行调查。


建大型猪场成“政治任务”


浏阳市地处湘赣边界,是湖南省的一个县级市,由长沙市代管,因县城位于浏水之北而得名。

老家在浏阳市的朱焕道,自从一家大型养猪场在家门口建起来后,他就很少回老家。“不是不想在家里做事,而是养猪场整天臭气熏天!”

朱焕道所说的大型养猪场,正是网上文章所指称的养猪场,位于朱焕道的老家淳口镇鹤源社区。

法治周末记者从浏阳市区驱车半小时,即到达了浏阳市淳口镇。在距离镇政府直线距离约1.5公里的一个小山坡上,建有一排排低矮的建筑物。带路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便是湖南红头养猪场。记者看到,养猪场下方的公路旁边是一口池塘,但水质看起来很黑。记者越靠近养猪场,感觉臭味越浓。

红头养猪场的法定代表人邓小玉,也是当地村民。早年在当地从事建筑行业,积累了一些资金。

邓小玉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说,自己从事生猪养殖行业,还得从和一位副市长的一次偶遇说起。

“我有一次回家在外面散步时,遇到了浏阳市政府主管农业的一位副市长,这位副市长说湖南省要建一个年产10万头生猪的现代化生猪养殖基地,建议我来搞。”邓小玉说,因为他也想为家乡做点事情,所以就接受了这个“任务”。

“修建这个大型养猪场,曾是浏阳市的一项‘政治任务’。”邓小玉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建设指挥长由当时主管农业的副市长兼任,这位副市长多次带队来此调研,8个政府部门也曾为这个项目进行现场办公,并作出了一个决议,同意这个项目可以一边建一边办手续。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自从修建红头养猪场成了当地的“政治任务”以后,浏阳市政府部门“一路开绿灯”,允许“一边建设一边办手续”。养猪场的大门口,还挂上了“浏阳市公安局淳口派出所红头养猪场警务室”的牌子。

2016年12月22日,浏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发布的《关于上级农村能源建设项目资金安排的公示》显示,湖南红头养猪场有限公司因为建设大中型沼气工程,还得到了政府5万元的综合利用补助。

“政府在种养平衡这块,给了230万元补助奖励。”邓小玉说。

2017年1月,经长沙市和浏阳市相关部门审核,红头养猪场生态养殖示范园还入选为长沙市现代化农业产业示范园的项目之一。


环评公参环节被指造假


据记者了解,2011年11月,邓小玉在鹤源社区进行红头岭商品猪生产线建设,既未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也未申请配备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

2014年5月29日,浏阳市环保局曾向湖南金盆种猪扩繁场(当时湖南红头养猪场尚未注册),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作出罚款7万元的行政处罚。但法治周末记者发现,这7万元的罚款多年来一直停留在纸上。

“环保局以前的确下达过一个7万元的行政处罚。我是后来才调到环保局的,这7万元罚款是否缴纳了,我不清楚。”浏阳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黄珣对记者说。

邓小玉则向记者解释称,在接到环保局的罚单后,他立即找了浏阳市政府的相关领导,并在一个星期内作了整改,后来就没有处罚了。

据记者了解,2015年7月,红头养猪场取得长沙市环保局环评批复文件,2016年9月,取得浏阳市环保局项目验收意见。但之后,湖南红头养猪场的环评过程却饱受质疑。其中,环评中的公众参与调查环节,一些被调查居民的签名被指造假。

朱焕道向记者透露,为了解这个项目环评的详细内容,他向长沙市环保局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因此获取了养猪场种养平衡建设项目的全套环评资料。通过翻阅这本资料,他发现在公众参与调查环节被调查对象有伪造签名的嫌疑。

“这些资料中,有我爸爸朱志渐的一个身份证复印件,但这个身份证除了名字、身份证号码和我爸爸的相同以外,照片、住址、有效期都对不上,这个身份证明显是伪造的。”朱焕道指着那张身份证复印件对记者说,“你看!我爸爸是从来不留胡须的,而这张身份证照片的陌生人脸上有明显的胡须。”

记者翻阅这份环评资料看到,除了朱志渐的身份证被疑造假外,村民朱永桂的名字被写成了“朱运贵”,邓序宇的名字写成了“邓细雨”,朱际卫身份证号码后4位数本为“2254”,却被改成了“2257”。

据朱焕道统计,环评资料的“公众参与调查统计表”中,共对24位当地村民进行了调查,其中房屋距离猪场500米以内的共有9人,有8人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从没参与过公众调查和签名。而在环评资料中,这些人对本项目的意见都是“支持”。

针对以上环评过程涉嫌造假的行为,今年3月27日,朱焕道向长沙市环保局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撤销湖南红头养猪场种养平衡建设项目的环评批复。

5月21日,长沙市环保局给朱焕道回复称:“公众参与的形式和程序基本符合《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规定的程序和要求,我局作出的湖南红头养猪场种养平衡项目环评批复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律程序,适用法律正确。对撤销环评批复诉求不予支持!”

目前,湖南省环保厅应朱焕道的申请,正在对长沙市环保局的这一回复进行行政复议。


镇政府自挂自拆“保护”牌


那么,湖南红头养猪场是否真的建在了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域内?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几年前,淳口镇政府曾经在淳口中学大门口的道路旁,悬挂了一块“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全长5公里”的牌子,但这块牌子今年6月被镇政府拆除了。

有村民举报认为,镇政府拆除“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牌子的行为,就是对养猪场的一种保护和包庇。因为距离这块牌子一公里处,便是养猪场。

挂上的牌子缘何会被拆除?浏阳市环保局水环境管理科科长孙力解释说,红头养猪距离当地的一级饮用水源地——南康水库有一千多米,距离淳口河的直线距离有600多米。养猪场距离南康水库较远,不会对水库水源造成污染。

“镇政府挂‘水源保护’牌子的区域,并不属于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域,环保局后来建议镇政府将牌子拆除了。”对于镇政府的“拆牌”行为,孙力作了这样的说明。

淳口镇政府镇长周建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当初镇政府没有听取环保局的意见,就挂上了水源保护区牌子的做法确实不妥,所以后来镇政府就拆除了这块牌子。

如何进一步控制养猪场的污染?孙力认为,可采取控制生猪养殖数量的办法。但记者发现,如何掌握养猪场的实际养殖数却是一道难题。

按环评批复,红头养猪场的存栏数最多为3000头,年出栏9000头,但其以前的存栏数早已突破了这一数据。之前,养猪场到底养了多少头生猪?各方提供的数据不一。

邓小玉称,养猪场存栏数最多时有6500多头,一年出栏量有近两万头。而2017年1月19日,浏阳市农业局在网上公开的一组数据显示,湖南红头养猪场年出栏仔猪5.5万头,出栏商品猪5.15万头,2016年获利2400万元。

“以前环保局和镇政府确实不知道我们企业养了多少头猪,只有我们企业自己知道。”红头养猪场总经理寻金花对记者说。去年10月,村民反映强烈之后,环保局已严格限定养猪场按照环评要求数量来养殖生猪。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养猪场建成后,附近居民便开始不断对养猪场污染环境的情况进行举报。浏阳市环保局、浏阳市政府、长沙市环保局、湖南省环保厅都曾接到过鹤源社区部分居民的集体签名举报,养猪场与附近村民之间矛盾重重。今年6月,养猪场附近的村民还与养猪场发生了一次冲突。

周建国透露,为调解好村民和养猪场之间的矛盾,镇政府组织了很多次协调会,但很难达成协议。


关闭养猪场得地方政府出面


红头养猪场是否对当地环境造成了污染?浏阳市环保局和一些附近居民的意见不一。

6月12日,浏阳市环保局在给朱焕道等居民的信访回复中称:“我局于2018年5月4日对养殖场办公楼右下方的鱼塘水进行了采样检测,检测数据符合相关标准。”浏阳市环保局还称,在今年4月多次进行的执法检查中,未发现养殖场有直排和偷排现象。

对于浏阳市环保局的回复,附近居民并不认同。

“养殖场将引进国外的先进科技技术,环保型无害的生态养猪,养殖中如有影响当地环境卫生和人体身心的健康,保证关闭并承担应负责任……”这是邓小玉建养猪场前给当地居民写下的4条书面承诺之一。

“以前邓小玉说,他的养猪场建好后,采取高科技手段,完全没有气味,不会污染环境,可以端着饭碗在猪舍里吃饭!”79岁的村民朱启文拿出一份承诺书对记者说,实际上,养猪场当初的承诺根本就没有兑现,现在有时在家里都感觉臭不可闻。

遭遇养猪场臭味困扰的并不仅仅是附近的村民,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距离养猪场约一公里处,便是淳口镇中学和船头小学,这两所学校的上千名师生也被养猪场的臭气排放弄得苦不堪言。

“每到晚上7点左右时,养猪场飘过来的臭味让人难以忍受,学生上晚自习都要关闭窗户。”淳口镇中学职工吴冰(化名)无奈地对记者说,他曾到镇政府反映过养猪场排放臭气的问题,但镇干部告诉他,镇政府那里有时也能闻到臭味。

除了臭气的污染,村民们担心的还有养猪场对地下水的污染。

村民朱建新称,自养猪场建成后,村民多次发现养猪场有废水直排的行为,以致当地地下水受到了污染。“我家的井水现在都不敢喝了,用来洗澡都会感觉身体奇痒无比,水井基本上废弃了。”

2015年6月底,浏阳市疾控中心对鹤源社区的一处井水进行了检测,其《检测检验报告》结果显示,送检井水“总大肠菌类、耐热大肠菌群”不符合生活饮用水相关标准。

“有水污染,也有空气污染,都很严重!”湖南首位专职环保志愿者章志标在实地走访当地后,也对养猪场的污染情况深表担忧。“下游便是淳口河,如果淳口河污染了,下面的捞刀河、湘江都会受到影响。”章志标认为,这样的大型养猪场建的位置不合适,应该关停。

但湖南省环保厅工作人员在接待村民信访时表示,环保部门没有权力去关停一家企业,关闭这家养猪场还得由地方政府出面。

不过,村民们接连不断的举报,已引起了湖南省相关部门的重视。

8月4日,湖南省第二批环保督查公告发布,第一项交办的任务,便是红头养猪场废水直排、污染地下水、臭气熏天导致大气污染,给当地居民造成危害等问题,已交由浏阳市调查处理。目前,浏阳市食药监局、水务局、林业局、卫计局已在作相关调查处理。《法治周末》也将进一步关注调查处理结果。

(责任编辑:huangyuhe)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