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湖南洞口:查封地产借“棚改”出逃始末

2018-08-06    来源:《法人》

被法院查封的地产,却借着“棚户改造”的名头予以解封、高价转卖,其中藏着怎样的内幕

文 《法人》记者 彭飞 伍洲奇

为了索要逾千万元的借款,湖南商人彭玉石在洞口县法院起诉被告曾祥旺夫妇及其名下的湖南度量衡置业公司(简称“度量衡公司”),并同时申请法院查封了被告价值2000余万元的地产。

没有悬念,彭玉石赢了官司。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法院公告进行土地拍卖以执行生效判决的时候,洞口县领导却以“棚户改造”的名义紧急叫停拍卖,并将查封的土地解封。

2018年7月30日,记者来到“棚户改造”地产所在地,发现这片曾经被法院查封的土地已被分割成80余壕,并以每壕30万至40万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


商人借款后反目


狠狠地掐灭了一支烟后,彭玉石又重新点燃了一支。在烟雾缭绕中,彭玉石打开了话匣子。“为了这笔法院执行款,我和合作伙伴们至少跑了上百趟洞口,跑坏了一台车。”彭玉石所说的执行款,源于他与曾祥旺夫妇及其名下的度量衡公司的逾千万元的借款。

彭玉石告诉记者,从上个世纪90年代左右起,因为共同从事糖果相关业务,他与湖南洞口籍商人曾祥旺、易文仙夫妇结为挚友,并且双方经济上常有互助。直到糖果业务日渐衰落,曾祥旺夫妇将糖果业务交由亲戚打理,自己则成立了度量衡公司,开始转行从事房地产业务。

对于曾祥旺夫妇的转型,彭玉石曾经是持支持态度的。在彭玉石眼里,毕竟房地产业务相对于糖果业务而言,要高大上得多,赚的是大钱。彭玉石还多次到曾祥旺夫妇的度量衡公司参观过,并为度量衡公司的恢弘气势赞叹不已。

但业务发展并不如曾祥旺期盼的那么好,彭玉石记得大概是2013年的年中,曾祥旺开口向他借钱。“朋友有困难,我肯定要拔刀相助”,彭玉石表示。2013年7月19日,彭玉石借了50万元给曾祥旺夫妇名下的度量衡公司;随后,彭玉石又先后于2014年1月1日、2014年1月14日、2014年2月20日、2015年5月21日,共借款1010余万元给曾祥旺夫妇名下的度量衡公司;彭玉石并借款60万元给曾祥旺夫妇。


时过境迁,一转眼到了约定还钱的时候了。


彭玉石感觉曾祥旺夫妇的业务在走上坡路,但对方却只字不提还钱的事。彭玉石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向曾祥旺索要欠款,曾祥旺却推说没有钱,如此往复十多次。随后,彭玉石还惊讶地发现,曾祥旺偷偷将公司和个人资产“无偿赠与”亲属,这意味着曾祥旺夫妇在转移资产,可能导致自己的借款血本无归。曾经的挚友,因为借款纠纷终于反目。

双方反目后,彭玉石决定起诉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


双方不惜对簿公堂


因为金额较大,彭玉石在起诉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前,找了多位律师以做足“功课”。律师们建议:为了保证判决能够执行到位,彭玉石在起诉的同时,一定要查封对方的财产。

2015年6月,彭玉石依法向洞口县法院起诉了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分别索要对曾祥旺夫妇名下的度量衡公司的借款1010余万元及利息、对曾祥旺夫妇的借款60万元及其利息。2015年6月11日、6月12日,洞口县法院分别受理了彭玉石起诉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两起案件。



根据律师们的建议,彭玉石同时向洞口县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要求查封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名下的财产。2015年6月15日,洞口县法院作出(2015)洞民初字第892-1号民事裁定书,查封了曾祥旺夫妇名下位于洞口县高沙镇的多宗土地。

2015年8月26日,洞口县法院分别作出了(2015)洞民初字第892号和(2015)洞民初字第89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连带偿还彭玉石借款本金10103688元及利息3692000元,由曾祥旺夫妇偿还彭玉石借款本金60万元及利息319800元。

事情看似告一段落,彭玉石称,没想到这才是问题的开始。

洞口县法院的判决生效后,曾祥旺夫妇及度量衡公司根本就没当回事,没有依照判决书向彭玉石偿还哪怕是一分钱借款。随后,彭玉石向法院申请执行。2015年10月29日,洞口县法院以(2015)洞执字549号、550号立案执行。

2015年11月11日,洞口县法院依据上述立案执行发布公告,公告要求曾祥旺夫妇与度量衡公司于2015年停止施工并退出彭玉石申请查封的土地。2016年1月12日,按照洞口县法院的要求,彭玉石缴纳了11万元的评估费后,查封土地进入拍卖预备环节。

如果一切顺利,彭玉石将成功拿回自己的欠款。然而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查封地产疯狂出逃


已经法院胜诉、已经查封地产、已经申请执行、已经缴纳评估费,即将进行拍卖的地产,却一夜之间被叫停。

彭玉石称,当他再去找法院执行局的时候,彭玉石说法院的人变脸了:他们说曾祥旺名下的这些地产虽然被查封,可是这些土地于2014年就已经纳入城乡棚户区改造项目;同时还称,2013年11月14日,曾祥旺曾经以被查封的部分土地向中国农业银行洞口支行抵押借款800万元并办理了他项权证。

彭玉石称,洞口县法院执行局的领导告诉他,为了不影响城乡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推进,避免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不稳定因素等等,因此洞口县有领导向法院打招呼,叫停了查封地产的拍卖。

随后,洞口县法院解封了已经被彭玉石申请查封的部分地产;同时,洞口县法院又同时查封了曾祥旺夫妇与度量衡公司在高沙镇内贸大市场的64套房屋,洞口县法院并称这些房屋的价值不低于上述地产的价值,不会给彭玉石造成经济上的损失。但彭玉石称后来才意识到,后面被查封的64套房屋,其实已卷入到曾祥旺夫妇与度量衡公司的其他债务纠纷中,他很难以此确保实现判决书所判决的合法经济利益。



当彭玉石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受到极大侵害后,他开始寻求政治途径的救济。彭玉石称,他开始到洞口县县委书记艾方毅处告状,艾方毅闻讯后大发雷霆,表示一定要严查到底,要严查法院的违法行为,要严查棚户区改造片区的1000多万元国家拨款等等。为此,艾方毅还召集洞口县高沙镇原镇党委书记、洞口县副县长肖磊等人组成专案组,专门研究处理彭玉石的投诉,肖磊甚至承诺说县法院不执行到位,县财政也要拨款把钱还给彭玉石,“年底一笔钱全部划拨给你”。

但彭玉石称他慢慢意识到,领导的态度在发生巨大改变,严查法院的违法行为没有看到,严查套取1000万元棚改资金也未见动静,最重要的是,法院声称不会因解除查封地产给彭玉石带来损失的说法在三年的漫长等待中,慢慢落空。


谁叫停了法院拍卖?


根据查阅相应的法律文书,记者不难发现彭玉石所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但胜诉了、查封了、评估了的地产为何飞了?又是谁叫停了法院的拍卖行为呢?7月30日,记者试图联系洞口县的相关领导一探究竟。

7月30日9时许,记者电话联系上洞口县高沙镇原镇党委书记、洞口县副县长肖磊。肖磊告诉记者:这个案子与我没有关系,我不分管这一块工作。随后,记者先后以电话和短信方式联系洞口县县委书记艾方毅未果。

7月30日10时许,记者再次拨打洞口县县委书记艾方毅的电话,艾方毅告诉记者,已安排县委副书记和各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的采访。

对于记者的疑问,洞口县法院院长李林表示,他是这些土地解封后才新上任的法院院长。根据他的了解,在彭玉石查封这些土地前,这些土地已经抵押给了银行,就算没有棚户区改造,这块土地拍卖的钱也要优先偿还给银行,彭玉石也拿不到钱;至于之前没有告诉彭玉石已经抵押,这是退休法官李少球的失误,属于瑕疵;而根据洞口县法院依据(2015)洞执异字第6号执行裁定书作出的(2018)湘0525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显示,因在程序方面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也属于瑕疵。现在准备对彭玉石的判决进行“执转破”,即对曾祥旺夫妇与度量衡公司进行破产处理,执行款通过破产清算进行解决。

洞口县城建投公司刘姓总经理则告诉记者,对于高沙镇该宗土地的棚户区改造是2014年就已经决定了,财政划拨的1000万元都投入到了棚户区改造工程中,修建自来水管道、安装路灯等,相关工作都是按部就班进行的。不过,到底是谁打招呼叫停了查封地产的拍卖,还是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是能叫停法院拍卖的,其在县里的地位与影响力显然不低。

7月30日,记者找到了洞口县高沙镇位于洞口三中一侧的这块土地。当地一些商户告诉记者:这块原属于曾祥旺夫妇的土地,被划成了80多壕对外进行销售,早些年售价是每壕30万到40万元,现在的价格是50万元以上,记者同时看到剩余的3壕土地上插着“宅地出售”的标牌。对于棚户改造的说法,当地的一名商户愤愤不平,“这是什么棚户改造?棚户改造可以这样套取国家的钱?又高价卖给别人建高楼大厦吗?”

根据记者的估算,售价不低于2000余万元的土地款,再加上1000万元的棚户区改造资金,多达3000余万元的资金,是如何绕开曾祥旺夫妇的账户,又绕开彭玉石的视野,消失在茫茫的暗夜之中的?

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柏安律媒商学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树明律师。朱树明表示:根据记者调查和法律文书反映的情况来看,当事人彭玉石自称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说法并不为过。什么叫瑕疵?法院查封的财产已经抵押给银行却不告诉当事人,还收取了当事人的评估费等费用,给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绝不能用“瑕疵”两个字掩盖;解封已经查封的地产,转而查封一些卷入其他债务纠纷的房产,这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明文规定,并给当事人的利益带来了巨大的损害,这也不是“瑕疵”可以解释的。如果法院的院长如此向当事人解释或者说踢皮球,将给司法权威带来极大伤害。而且,单就洞口县法院违规设立赔偿委员会并作出(2018)湘0525法赔1号决定书来说,这就是个笑话,只要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中级人民法院以上才能设立赔偿委员会,洞口县法院违法设立赔偿委员会并作出对彭玉石不利的决定书,这不是糊弄当事人是什么?

朱树明同时告诉记者,棚户区改造是我国政府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而推出的一项民生工程,相应的资金都必须专款专用。如果将负债企业的地以棚户区改造的名义进行开发,然后又高价对外高价出售,当事人彭玉石关于个别官员故意为曾祥旺夫妇与度量衡公司洗白并转移资产的怀疑符合常理,记者调查的关键在于查清所谓的棚改资金和卖地资金的去向。

对此,记者将继续跟踪调查。

(责任编辑:jiantao)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