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法官还原汤兰兰案真相

2018-08-02    来源:法治周末

资料图


父母、爷爷、多名亲属参与的一起强奸幼女案件,十余名被告人在服刑期间和出狱后不间断地申诉喊冤,似乎案情迷雾重重

一起十年前的旧案,真相到底是什么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孟伟

7月27日下午,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再审审查合议庭审判长宣布,驳回汤兰兰案父母汤继海、万秀玲等原审被告人的申诉。

引起社会轰动的汤兰兰案,在经历5个月的调查后终于迎来了申诉结果。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各申诉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原审判决依法对各申诉人定罪并判处的刑罚并无不当。各申诉人的各项申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予以驳回。

至此,备受舆论关注的汤兰兰案告一段落。


陈年旧案,再掀波澜


今年1月,一篇名为《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其人“失联”》的报道将这起10年前的旧案拉入了公众视野。已经改名迁户,打算在中国某个地方开始新生活的汤兰兰,被这篇报道推至风口浪尖。

报道称,2008年10月,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兴龙山村里,14岁的汤兰兰(化名)举报自己的父亲、叔叔、邻居、老师等数十人长期强奸她,而她的母亲、奶奶则为施暴者提供帮助,甚至强迫她卖淫。随后,被汤兰兰告发的村民中15人被拘,她的爷爷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包括她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这11人始终不服判决,不断提出申诉,汤母等人出狱后,也试图找到汤兰兰当面对质。

报道还提出了部分原审被告人对案件的一些疑点:真假B超单,是否怀孕成疑,两审判定却未提及“怀孕”情节;认定犯罪事实的时间、地点模糊;汤兰兰的爷爷被捕后,在看守所内“大量呕血,送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

报道最后表示:“涉案家属们仍在申诉,他们等待着汤兰兰的出现。而汤兰兰去哪儿了呢?”


10年前发生了什么


2008年10月3日,刚满14岁的汤兰兰在作文格纸上,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道:“公安局叔叔大爷们,我写这封信是为了我现在上学出现一切事故能让我干妈、干爸为我伸冤。”

自小在姥姥家长大的汤兰兰直到6岁才被父母接回家,而在回家一年后,母亲万秀玲就外出去山东打工。汤兰兰在信中提到,从那时起,父亲汤继海就开始强奸她,两人的性关系一直保持到她14岁。这7年间,她曾4次在家中被3至5人轮奸,情节均为聚众看黄色录像后模仿,参与者有其父亲、姑父、村主任及其他两名村民。

汤兰兰逐渐长大,这种境况却并没有随着她外出住宿上学而结束。“回去就出不来,每天都会遭受不堪的事情。”

直至2008年,“十一”假期的前一天,汤兰兰给母亲万秀玲打电话称不回家了,还向母亲提到:“妈,我怀孕了,是我爸的。”汤母万秀玲听闻之后赶到汤兰兰寄宿的干爹干妈家试图将女儿带回,两人发生争吵,汤兰兰拒绝回家,并声称“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家人绑回去被人糟蹋”,于是写下了上述的信件。

2008年10月27日,汤兰兰在寄宿的房东、干妈李忠云的陪同下到龙镇公安分局报案,汤兰兰用7个小时向办案民警陈述了自己的遭遇。从6岁到14岁期间所经受的侵犯,包括她第一次被父亲强奸时,两个人的对话、动作、她的身体感受等细节,被亲戚和邻居多人性侵时的地点、屋内布置、性侵的先后顺序、每个人的位置、性侵者的生理反应、持续时间、片段对话等。

8年时间内被多人、多次强奸、轮奸的细节让警方感到震惊,办案民警立刻带汤兰兰到当地妇幼保健站进行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其有过性行为。警方根据汤兰兰的举报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在汤兰兰家中,警方依法提取了影碟机和光碟等涉案物证。

10月28日,当民警将汤继海等人带回审讯过程中,其中6人在到案1小时后就供认了犯罪事实。更值得注意的是,王占军还承认了一起汤兰兰没有指控他的单人性侵事实。在此次审讯中,包括汤兰兰父亲汤继海、母亲万秀玲、爷爷汤瑞景在内共10名犯罪嫌疑人供认了犯罪。


多人多年申诉喊冤


然而在1年以后,事件第一次出现了转折。2009年9月22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汤兰兰的父亲汤继海当庭出示了一颗牙齿,声称是在审讯过程中被打掉的。多名原审被告人翻供,提出供认犯罪是因为遭受了刑讯逼供。

经历了1年的撤诉重审之后,2010年10月20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8起犯罪事实,以强奸罪、强迫卖淫罪判处汤继海无期徒刑,以强迫卖淫罪判处万秀玲有期徒刑10年,以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判处其他9名被告人5年至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该案一审宣判后,涉案的11名被告人就曾集体上诉称自己无罪,并否认全部犯罪事实,但二审法院驳回了上诉。

此后9年间,涉案人员及其家属不断提起申诉。

2016年,原审被告人刘万友等人出狱后开始申诉,被告人刘长海在监狱服刑期间一直拒绝认罪、拒绝减刑,委托爱人汤玉梅为他申诉。2017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刘长海的申诉审查结案,认定申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立案。2017年6月,汤兰兰母亲万秀玲出狱后,继续申诉。

在不断申诉的被告人和媒体、舆论的一片质疑声中,今年2月8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该案立案审查并依法组成合议庭。

经过5个多月的调查和复查,7月27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布,驳回汤兰兰案原审被告人汤继海、万秀玲等人的申诉。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各申诉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各申诉人分别对未成年少女强奸、强迫卖淫、嫖宿,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原审判决依法对各申诉人定罪并判处的刑罚并无不当。各申诉人的各项申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予以驳回。


那些广受关注的疑问


在庭审后,审查合议庭审判长孙观宇接受央视新闻的采访,对外界的多个疑惑进行了解答。

对于汤兰兰案是否是诬告,汤兰兰电话接受央视采访时语调平静地说,为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并称“我的父母,我怎么可能去冤枉呢,我想问天下有这样的人吗,如果我不是受害者,我为什么要去冤枉他们”。

孙观宇也认为:汤兰兰从14周岁报案起,直至本次审查,均坚称没有诬告陷害各被告人,陈述的事实也基本一致,我们也寻找不到汤兰兰诬告陷害各被告人的任何动机,因此,现有证据证实汤兰兰没有诬告陷害各被告人。

9名原审被告人对于当年作出的38次有罪供述,全都予以否认,共同申诉理由是:遭到刑讯逼供、引供和诱供,屈打成招。

在本次再审审查中,合议庭逐一比对了11名原审被告人的所有审讯笔录,发现在每个人的多次供述中,前后所说的内容存在差异。而且从审讯笔录来看,多名原审被告人从刑警队押解到看守所后,面对检察员依然供认了犯罪事实,庭审记录显示,汤兰兰的姨夫徐俊生在第一次开庭时仍在供认犯罪。

孙观宇解释,如果是侦查人员说一句,他们学一句,侦查人员再写一句,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有些情节是被害人报案之后没陈述的,反而他们在供述的时候主动交代。

至于汤兰兰爷爷汤瑞景的死亡,审查再次查证确认汤瑞景死于肺癌。法医尸检过程中发现的4处体表伤在经检查后确认,分别形成于死亡前3天到5天及死亡当日,而根据汤瑞景的审讯记录显示,汤瑞景最后一次审讯是在其死亡前7天。

孙观宇指出:“显然,四处外伤与审讯是无关的,不是审讯时形成的。”

在汤继海在庭审时出示一颗掉落的牙齿作为物证,声称受到刑讯逼供。合议庭对入所体检表进行了提取,记录是没有外伤,审查结论是没有证据证实汤继海出示的牙齿是被打掉的。

同时,孙观宇指出汤继海对打掉颗数和位置,前后供述是矛盾的。

对于当年汤兰兰同一项妇科检查出现了两份蹊跷的B超单(一份显示怀孕一份显示未怀孕),原审被告人刘长海辩护律师刘显恒介绍,辩方当时提出了质疑,检方也出具了医生证明证实没有怀孕的B超单是真B超单,而法院最后判决书中没有涉及这一事实的认定,也是多名被告人认为事实没有查清不断申诉的主要原因。

案发后,侦查员找到汤兰兰核实上述情况,汤兰兰否认自己怀过孕,但证实李忠云领她去医院看过病。从医院提取的原始检查单据结论是没有怀孕,显然检查结果为怀孕的报告单是伪造的。

根据卷宗记录,伪造的报告单是警方在万秀玲的衣服口袋里提取到的,万秀玲在原审过程中一直承认从李忠云手里拿走了一张B超单,而在本次审查过程中,当合议庭法官找到万秀玲核实B超单时,她却否认自己曾拿走过B超单。

对于这一疑问,孙观宇坦陈,我们现在查不清这个报告单是谁变造的,也查不清变造报告单的目的,但是我们认为报告单是谁变造的,以及变造的目的,不影响本案犯罪事实的认定。


(责任编辑:huangyuhe)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