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贵州林中月酒店权属纠纷案幕后

2018-07-04    来源:法治周末

贵州祥立房地产公司和贵州省总工会疗养院之间的一场权属纠纷诉讼,已将暗战延烧到了法庭之外,它将再次考验行政权力是否尊重契约、尊重合同

文 《法人》记者 彭飞

6月24日傍晚,避暑之都贵阳下起一场阵雨,与花溪公园一路之隔的贵州林中月酒店灯火通明,人流不绝。林中月酒店所处地段优越,除了住宿还配套餐饮、娱乐等综合项目,开业以来效益不俗。

2014年底,一场攸关酒店命运的权属纠纷在此上演。纠纷双方为贵州祥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立公司”)与贵州省总工会花溪职工疗养院(下称“疗养院”),前者开发的林中月酒店所使用的地块为后者的国有划拨土地。

诉讼中,花溪职工疗养院要求解除租赁合同,并将地上资产一并移交。一审花溪区人民法院支持了疗养院的诉求,上诉后,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发回重审。重审后,花溪区人民法院再次支持了原告诉求,目前本案再次上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庭之外,另一场“暗战”也在悄然延烧。近日,祥立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向记者举报称,其实早在2013年底,由贵州省总工会主席主持召开的办公会议上便形成了一份会议文件,明确要求必须收回该土地,让投资人离开;而在本案立案之后,贵州省总工会方面更是派人前往花溪区人民法院进行“游说”,上诉之后再次派人前往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从出手相助到对簿公堂


现年73岁的李太祥,是贵州祥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立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现为贵州新闻界联合会副主席、贵州民族大学客座教授,曾当兵参战,先后从事过记者、制片人等工作。

花溪职工疗养院系贵州省总工会所属事业单位,其资产由贵州省总工会管理。

李太祥向记者回忆, 原贵州省总工会花溪职工疗养院康复中心,地处花溪区城郊边缘地带,经营一度难以为继,甚至出现民工讨要工资自杀未遂事件。2006年花溪区疗养院进行招商引资,连续和多家投资者谈判均告吹,后来疗养院方主动找到祥立公司多次洽谈,祥立公司先后出资80万解决了疗养院拖欠民工工资问题和职工工资问题。

2006年9月,花溪区疗养院与祥立公司签订《招商引资、投资改造及资产权利房屋、园、林、地租赁合同》,同年10月签订《补充合同》,合同有限期为20年。



之后,祥立房地产公司先后投入数千万元对花溪疗养院进行改造建设,并注册成立贵州林中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对酒店进行经营管理。近年来,随着花溪区交通设施的完善和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林中月酒店经营逐渐步入正轨。

风起于青萍之末。2014年11月,花溪职工疗养院一纸诉状将祥立公司告上法庭,理由是祥立公司拖欠疗养院租金,并将酒店转租他人。对此,祥立公司答辩称,并未欠付租金,且不存在转租情况,系酒店采取的承包经营模式。

祥立公司还提交录音资料指出,2014年11月25日上午, 李太祥亲自到疗养院办公室要求缴纳租金被拒绝。26日和27日,祥立公司两次将90万租金汇入疗养院账户,均被疗养院退回。


立案之后工会干部带人拜访法院


该案一审获得花溪区人民法院支持,上诉后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发回重审,随后花溪区人民法院再次支持了原告诉求,目前本案再次上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李祥立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贵州省总工会得了“红眼病”,看着酒店效益好,所以急于收回土地。贵州省总工会相关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目前工会成立了新长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按照规定所有经营性资产都要收回。之所以打官司,一方面是对方(祥立公司)违反了合同,另一方面对方开价比较高。



纠纷其实早有端倪。记者掌握的一份名为《贵州省总工会主席办公会议纪要》的文件显示,2013年11月4日,省总工会负责人在工会大厦六楼会议室主持召开省总工会主席办公会议。会议听取了花溪职工疗养院发展相关问题的汇报。会议决定:关于林中月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劝租赁方自动放弃离开,或者在省总控股、经营的前提下,从投资发展、股份分成角度劝其离开,如果不行,就从法律的角度解决问题。

贵州省总工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会确实就林中月酒店问题开过会,领导决策这个事情,并传达了会议精神。但问及是何时召开的会议,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李太祥告诉记者,2015年1月28日,贵州省总工会一位杨姓干部等一行人曾前往花溪区人民法院找到该院领导,要求法院满足疗养院的起诉请求。本案上诉后,这位干部再次前往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沟通。

对此,李太祥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其与这位干部的谈话录音,录音中有如下对话:

李:希望主席不要介入,元月27日你到花溪法院,如果你介入就不好了。

杨:到法院是我的工作职责。

李:为什么到法院介入是承担风险吗?

杨: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领导的指示不得不去。

李:你去中院是不是?

杨:我去中院有哪样不可以呢,我是工作人员,为工作去的。

李:你去找主审法官没得?找院长没得?

杨:去了,找了,组织让去的。

不过在录音文件中,在法院谈判的具体内容并未体现出来。

李太祥所反映情况是否属实?记者就此电话、短信采访这位干部,截至发稿时,均未予回复。记者前往花溪区人民法院、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贵州省总工会采访,花溪区人民法院分管民商事案件的谢彪副院长第一次和记者沟通时称案件正在二审,一切以二审结果为准。随后记者再次致电时,其表示正在二审,按照规定不允许接受采访。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本案尚未判决不接受采访。贵州省总工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先是联系记者称之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时均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jiantao)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