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网络疯狂套现者

2018-07-02    来源: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原题:短短数月3人花呗套现3.2亿元

网络疯狂套现者


3.2亿元花呗套现案的出现,揭示出消费信贷产品的套现正在成为一个分工严密的产业链条,要治理此类套现乱象,专家认为,不仅要宣传套现的违法性,也需要电商平台不断升级技术,加大打击力度,同时,还需要监管部门加强事前、事中监管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3个人、几个月、3.2亿元。这不是一组随机的数字,而是湖南一起3人团伙蚂蚁花呗套现大案中的关键数据。

近日,湖南省澧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刘某、黄某、甘某某。该3人为了获取利益,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准,开设网络平台,以虚假交易为手段,帮助客户将支付宝蚂蚁花呗的资金套现,并从中获取手续费和服务费。

截至案发当日,刘某、黄某通过“光有米”平台,利用蚂蚁花呗套现3.2亿多元。刘某、黄某获利约400万元,甘某某获利约100余万元。

人们在惊讶这个案件本身的巨大规模时,也对套现行为屡禁不止的原因感到好奇。


蚂蚁花呗套现3.2亿元


蚂蚁花呗是蚂蚁金服推出的一款消费信贷产品,用户申请开通后,可以获得一定的消费额度。目前电商平台推出的类似产品还有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

据《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报道,经查,2017年4月,刘某找到擅长计算机信息技术的甘某某,开发了一套专门用于蚂蚁花呗套现的网络平台——“光有米”。

2017年8月,“光有米”平台上线运营,刘某、黄某等人在微信、QQ等社交软件上进行大肆推广,迅速吸引了一批代理商和码商,代理商负责联系蚂蚁花呗套现客户,码商负责联系可进行蚂蚁花呗收款的支付宝商户。“光有米”平台、代理商、码商按照一定比例收取手续费。短短几个月,“光有米”平台上实名制注册代理商、码商人数高达13万人。

需要通过蚂蚁花呗套取现金的客户通过扫描代理商提供的二维码,用蚂蚁花呗额度进行支付,资金会进入商户的收款支付宝账户中。完成扫码交易后,码商按比例扣除手续费,剩余资金自动流转至“光有米”平台的支付宝账号内。平台按比例扣除手续费,剩余资金自动流转至代理商的虚拟钱包。代理商按比例扣除提成后,与客户进行结算,最后将钱打入客户账户。除此之外,每笔交易“光有米”平台还单独收取套现人员1元的服务费。

截至案发当日,刘某、黄某二人通过“光有米”平台,利用蚂蚁花呗套现高达3.2亿多元。

办案检察官提醒,蚂蚁花呗是支付宝为消费者提供小额消费贷款的产品,无法进行提现或转账,用户通过蚂蚁花呗违规套现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套现者在套现的过程中很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上当受骗。我们一再提醒用户,不要参与套现行为。我们也通过客服、蚂蚁神盾局等渠道进行了各种用户教育和安全提示。”蚂蚁金服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蚂蚁金服坚决打击一切套现行为,参与套现的商家一经发现将立刻终止合作;参与套现的用户将被终身取消花呗的使用资格,影响网络信用记录,未来还有可能会影响其他互联网金融产品的使用;利用花呗行骗的不法分子,蚂蚁金服将配合警方进行依法严处。


套现商家无处不在


帮别人“花呗套现”并且收取手续费属于犯罪行为,在2017年12月底宣判的全国首例“花呗”套现案上,法院就亮明了态度。

2015年7月,重庆地区的杜某及同伙在电商平台通过虚假交易的方式为他人套现,以收取一定比例手续费的方式牟利。其行为被判定为非法经营“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重庆江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

然而,套现入刑的案件似乎还没有对套现产业链上的参与者形成足够的震慑,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市场上利用蚂蚁花呗、京东白条、小米分期等进行套现的现象依然猖狂。

记者随手在网络上搜索“花呗套现”“白条套现”等关键词,会出现大量商家信息。这些套现商家毫不避讳地打出“花呗白条套现”等广告字样,并附上自己的电话和QQ号;有的商家为了达到博人眼球的目的,甚至会编写一些名为“花呗套现技巧指导分享案例”“2018花呗如何套现 京东白条怎么提现到支付宝”等文章,在其中附上联系方式,然后在各个平台推送。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添加了几位套现商家为QQ好友,这些商家在通过记者的好友请求后,往往不会主动询问,而是直接发给记者一张价格表,上边标注了蚂蚁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套现手续费,如其中一名商家发来的套现价格为“1000元以上费用15%,500元以下每100元收20元”“京东白条20%”;而另一名商家发来的套现价格则为“花呗点位13元、白条点位18元、任性付点位16元”。

几乎所有商家都称,如果客户确定套现,只需要扫码商家发来的二维码即可实现秒到账;但也有一名商家称,客户要套现,需要先到指定的商铺拍下等价商品,然后将付款截图发给对方,对方再把扣除手续费后的钱转给客户。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上述商家指定的商铺是携程网上的某商务宾馆,该宾馆挂出的房间价格几乎都是整百整千,如100元、499元、1000元、2000元等。

不仅如此,当记者询问套现是否会被平台查到,并影响自己的信用额度时,多位商家均称,只要套现次数不是太频繁,并且按时还款,是不会有问题的。

尽管套现手续费非常高,但记者注意到,这些商家并不缺客户。有些商家在广告信息中给出的QQ号实际上早已经加满了人,当记者添加时对话框中会给出新的QQ号;有的商家非常忙碌,当记者提问时,往往要等待三四分钟才会有回应。不仅如此,还有商家表示一天24小时都在服务,随时随地都有客户要求套现。


多层次金融市场建设有待完善


“其实花呗、白条、任性付套现手续费都很高,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它们没有门槛,并且比其他那些不知名的网贷平台安全,所以很多人在急用钱时还会选择它们。”王梓(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自己有一段时间资金非常紧张,就频繁用信用卡套现,“信用卡套现10000元手续费才50元,不过风险很大,半年后我的两张卡就被银行停掉了。无奈之下我就用了几次花呗和白条套现,除了手续费高点,没有什么风险。”

网贷天眼分析师高才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蚂蚁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本质上是一种基于消费场景的互联网金融消费信贷产品,产品的核心逻辑类似于信用卡,不过与信用卡相比,这种产品使用起来更方便,获取额度更容易。

但之所以套现现象屡禁不止,主要原因是,这些产品的申请门槛、操作步骤、授信逻辑相对更简单,会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而接触这些产品的用户并不都是需要购物的,许多都需要现金,比如学生以及部分资金周转不开的商户等,他们通过正规金融渠道获取资金的可能性较小,或者时间周期较长,可能会选择互联网信贷产品,这就对套现形成了需求,而且这个资金需求的体量十分庞大。”高才业表示。

此外,高才业分析认为,目前,互联网信贷产品的套现已经形成了产业链,甚至形成了一套严密的流程,整个流程已经“完美”演绎模拟一整套真实消费交易场景,平台很难发现其中的真伪。

而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认为,花呗、白条套现屡禁不止,主要原因是我国的多层次金融市场建设有待完善,传统金融仍居主导地位,观念滞后,普惠金融发展缓慢;此外使用蚂蚁花呗的用户大多为“90后”的年轻人,这些人大多没有自己的收入或者收入较低,刚刚工作或创业不久,消费需求旺盛,往往需要资金周转,或者有一部分属于不能自我约束,进行超前消费。

“其实,法律对套现行为的处罚并不轻,但一方面人们缺乏法律意识,另一方面监管机构的事前监管能力低下以及所属企业自我监管能力低下,多种原因导致套现行为的猖狂。”武长海说。

一位互联网金融领域学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花呗、白条等消费贷套现行为之所以屡禁不止,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平台方对套现并未真正狠下心治理,而是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流量等于估值,规模越大,用户越多,平台的商业价值就越高。”该人士表示。

不过,武长海对此并不认同,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的业务拓展能力非常强,而且为了自身商誉,也不允许其他人利用其消费贷产品牟取非法利益。


监管应具备事前、事中监管能力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面对套现行为,使用了多种技术手段进行打击。

蚂蚁金服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面对新型网络套现诈骗,花呗布下了三道防火墙:基于海量数据的智能风控大脑、反欺诈决策引擎以及合作伙伴的联防联控机制。这三道防火墙已经拦截了数十万笔可疑交易,阻止了数亿元的损失,将绝大多数的疑似诈骗交易拦截在事前。

而京东金融自主研发的“天网”风控系统,对网络中介和套现分子进行了打击,并冻结了高风险账户的白条支付功能。针对不断演变和隐蔽化的白条套现作案,京东金融不断升级“天网”风控系统,推出各种针对套现、账户被盗等特征识别的模型及策略,让套现行为无处遁形。

但这还远远不够。

武长海表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迅速,对其监管应当具有前瞻性的事前、事中监管能力,目前,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能力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不相匹配。为了避免这种行为发生,从涉事的花呗所属企业来讲,应当进行技术研发和加强人力物力投入,有能力及时发现和阻止这种行为的发生,并对相关参与商户和自然人进行信用记录,并向相关监管部门举报。对于监管部门而言,要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加强事前、事中的监管能力,立法要有前瞻性,做到监管有力,监管有据。

高才业认为,对于这类问题,仅靠信贷产品发起方自身的防套现机制的升级完善难以完全杜绝,事实上,金融投机手段的变化往往比监管关注的速度还要快,对于这种行为要做到完全消灭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式尽可能减少套现行为的发生:第一,建立完善的用户行为负面清单共享平台,让互联网信贷产品的发行者能够更多纬度获得用户行为信息,以确保额度授信的准确性;第二,明确互联网信贷产品套现行为的违法性,并做好相应的宣传,让更多的用户意识到自己行为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第三,加大违法行为查处力度以及相应的惩罚力度,提高用户及行业从业者的违法行为的成本。”高才业说。


(责任编辑:huangyuhe)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