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穆夏与新艺术运动:一场艺术美与商业性的融合

2018-01-05    来源:法人


文 《法人》特约撰稿 唐颖


“经过长途飞行,文物终于从遥远的捷克布拉格运抵广州。”

这是广东省博物馆11月中下旬在官方微博上发出的一条消息。11月25日,由广东省博物馆和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市艺术博物馆、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国家工艺美术馆共同主办的名为“穆夏与新艺术运动”的大型展览正式拉开帷幕。


捷克国宝级画家穆夏和“新艺术运动”


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捷克画家,装饰艺术家。这个名字在装饰艺术界可谓如雷贯耳,他把唯美艺术融入了生活中,开启了一场新艺术运动,被认为是动漫艺术殿堂的启蒙者。穆夏是捷克第一套邮票与第一套纸币的设计者,被誉为捷克国宝级画家。在这次的展览中,广东博物馆的宣传语里介绍他为“消费主义梦幻设计师,设计遍布书籍、服饰、珠宝、家具、建筑等领域,而他却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达半个多世纪……”

此次展览分为“流行风尚——穆夏的招贴画艺术”、“美的遇见——穆夏和毕勒克的宗教艺术”“彩船之梦——斯拉夫民族的节日”“民族之魂——布拉格市民会馆设计”“神秘想象——毕勒克的多元创作”“先锋创作——捷克新艺术珍品荟萃”六个主题板块。

说到穆夏,就不可不提“新艺术运动”。

新艺术运动缘起1880年,在1890年至1910年间达到鼎盛。这个时期中产阶级崛起,工业化大生产造就了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革新;同时,科技、艺术、音乐、文学、戏剧等领域精彩纷呈,被法国人称为“美好时代”。

新艺术运动这个概念高度概括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盛行的装饰性风格。厌倦了古典艺术、又不愿意被工业化商品挟持的艺术家们师法自然,大量采用植物和动物纹样等自然元素做装饰;强调自然中不存在直线、没有完全的平面,因而在装饰上突出表现曲线、有机形态,而这种曲线风格受到了东方艺术的影响,特别是古代中国画和中国古代的瓷器纹饰,以及日本江户时期的装饰风格与浮世绘等对新艺术运动有着显著影响。反之,新艺术运动的蓬勃兴起又对中国近代的广告画,直至今日的艺术设计和建筑设计都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11月13日,著名拍卖行佳士得刚刚在日内瓦举办了“超越界限:欧洲瑰丽珠宝珍藏”的专场拍卖会。在这场拍卖会上,呈献了110件新艺术时期的珠宝首饰,所有珠宝首饰全部成交,并创造了1235万瑞士法郎的惊人成交价格。

而“穆夏与新艺术运动”展览,更证实了人们对于穆夏、对于新艺术运动的关注。尽管这是一个收费展览,但是现场依旧人群浩荡,每一位驻足作品前的身影,以及每一双长久凝视的眼睛,都在专注感受着新艺术运动以及穆夏作品的永恒魅力。这种目光,穿越当下,带领每一位观者回到19世纪末的法国——


穆夏作品的美与力量和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1860年,穆夏出生于摩洛维亚小镇,1885年在资助下到慕尼黑艺术学院学习。两年后,穆夏前往艺术家的圣地巴黎朱利安学院求学,自此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1894年圣诞节,夜幕沉沉笼罩下的巴黎,充斥着黑暗工业和紧张的情绪。那个时候,唯有女郎们流动的舞裙才能够给这个气氛紧迫的世界带来一丝摇曳的生机。那时候,法国最富风情的演员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正要推出她的新年歌舞剧《吉斯蒙达》。

在当时的法国,歌舞剧广告是断断不可或缺的,然而圣诞前夕大家都忙于庆祝,唯有正在印刷厂帮忙校稿的穆夏承接下了这个海报的活儿。这位在巴黎游学的、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或许不能被称作年轻人了,当时的穆夏已经34岁)尚未崭露头角,尽管他拥有着成为一名真正艺术家的强烈信念,却也不得不臣服于困窘的生活中。

绘制海报在当时是一个商业味道十足的工作,不被认为是一种艺术创作,但在穆夏的笔下,海报却展现出了一种与当时流行范本大相径庭的风格,以至于当他呈现作品的时候,老板大为光火地把他训斥了一番。好在委托人演员莎拉·伯恩哈特对于这幅海报十分满意,盛赞穆夏将自己画成了仙女。这副一夜间被贴满了巴黎的大街小巷、吸引了全城目光的海报就是此次展览位列第一幅的作品《吉斯蒙达》。

很多人兴奋激动且沉醉其中,甚至有人贿赂印刷厂的工人才能得到一张海报,还有的人趁着夜色,将海报从广告板上偷偷刮下来带回家。人们对于新艺术的好奇和包容,使得穆夏风格的艺术海报逐渐获得认知。

这幅海报高达两米,为新年歌舞剧《吉斯蒙达》特别创作,剧中主角就是莎拉·伯恩哈特。画中的莎拉身穿拜占庭风格的长袍,繁复而极具节奏感的花纹泛着柔和的金色。莎拉身姿优雅而矜持,她的身后是马赛克镶嵌的圆环,组成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的字母,高贵又自矜的身姿体现出了莎拉的个性,完美诠释了“每个到巴黎的人有两样东西是不能错过的,一个是埃菲尔铁塔,另一个则是莎拉·伯恩哈特”。

莎拉手持一尾棕榈叶,像是拈起一支来自自然的羽毛笔。自然,则是穆夏无处不在强调的元素,包括伯恩哈特头上那一顶绽放的大朵花冠。穆夏太喜欢自然的植物了,他的工作室里栽满了无数盆花草。他的笔下,花草被描绘得无比生动蓬勃,几乎任何一个题材都能与花朵相呼应。

《吉斯蒙达》海报中呈现的头部背景的圆环背景装饰、拜占庭风格的饰品、衬托出女性身姿的优雅长袍,以及后来的“通心粉”式的蜿蜒长发、熠熠生辉的星辰……一切的一切,烘托出画面中的优雅女性,充满了生命与灿烂之美。

这就是穆夏的艺术,也正是这样的特征,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也吸引来了各种商业公司的青睐。从《吉斯蒙达》开始,无数订单纷至沓来,穆夏大噪名声。之后,他在随后的七年里创作了多组“四幅一套的装饰组画”,比如《宝石》《一日时序》等。

穆夏当时受到日本浮世绘以及版画艺术的影响很大,但是他形成了属于自己的风格,以至于后来日本漫画也充分利用和借鉴了穆夏的“强调线条+色彩鲜明”的套路,创作出了美少女战士、魔卡少女樱等著名经典漫画形象。穆夏的广告海报中,完美地展现出他将艺术美与商业性融合的能力。这次展览中,就陈列了数张穆夏极具代表性的广告作品。

比如《默兹的啤酒广告》里,头戴鲜花和麦穗的慵懒少女;《完美的自行车》里,伏在自行车头上,长发飞扬的少女;《JOB香烟广告》里,表情慵懒而陶醉的少女,这些可爱且极富魅力的女性形象,都成为穆夏心中美与力量的化身。

穆夏对于艺术最大的贡献,恐怕就是“让广告成为艺术,也让艺术大众化”。当大大小小的彩印石版海报张贴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时,公众终于能够同过去的特权阶级一样,瞻仰艺术的光芒。

穆夏曾经发自内心地说道:“我很高兴,我所创作的艺术,是大众的艺术,而非私人的空间……无论贫穷还是富裕之家,都能看到我的作品……我宁可做一个图画匠人,也好过为艺术而创造艺术的人。”

让每个人都自由地享受艺术与美——也许这并非穆夏一开始来到巴黎时的想法,却最终成为他的信念,乃至于当他离开巴黎,回到祖国捷克时,他仍一如既往地保持如此信念。

穆夏晚年创作了20幅巨型壁画组画《斯拉夫史诗》,这个系列作品耗费了他将近20年的心血,而这些画也直接将他推向了死亡。

上世纪30年代,德国纳粹认为《斯拉夫史诗》煽动捷克的民族复兴运动,穆夏遭受了秘密警察的逮捕与审讯,他在迫害中感染了肺炎,出狱几天后便过世了。《斯拉夫史诗》组画也被纳粹没收,其他一切作品被禁止展出。直到1928年,这套4米X 6米的巨幅画作才被首次展出。

一直以来,《斯拉夫史诗》的出国展览有着诸多争议,今年3月终于在日本东京国立新美术馆展出。这次,原本计划同步借展到广州省博物馆,但是最终没有实现,成为“穆夏爱好者”与新艺术爱好者心中的遗憾。或许当它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能更进一步地了解穆夏吧。

(责任编辑:fengmengyu)

查看全文
1
2